<optgroup id="dzi60"><em id="dzi60"><del id="dzi60"></del></em></optgroup>
      <optgroup id="dzi60"><em id="dzi60"><del id="dzi60"></del></em></optgroup><legend id="dzi60"></legend>

      1. <span id="dzi60"><sup id="dzi60"></sup></span>
          歡迎訪問張掖政法網,今天是 2021年09月28日 星期二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學研究

          以民法典為指引深化民事訴訟精準監督

          來源:檢察日報 責任編輯:高睿蔓 發布時間:2021-09-16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六檢察廳廳長 馮小光


          民事法律關系紛繁復雜,檢察機關必須聚焦突出問題,精準履行監督職責,及時監督糾正與民法典精神和規定不相符的司法裁判,維護司法公正和人民群眾合法權益。


          民法典內在統一、規則明確的特質,消除了各單行法之間的矛盾和沖突,為檢察機關對民事訴訟實行法律監督提供體系更完備、規范更明確、尺度更統一的法律監督標準。


          民法典的頒布實施是新時代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里程碑,對于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等具有重大意義。2020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切實實施民法典”舉行第二十二次集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學習時指出,要加強民事檢察工作,加強對司法活動的監督,暢通司法救濟渠道,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推進新時代民事檢察工作創新發展提供了根本遵循,指明了民事檢察工作的發展方向。


          張軍檢察長指出,民事檢察要樹立精準監督的理念,在精準監督上下功夫,通過優化監督實現強化監督。不搞粗放式辦案,防止片面追求辦案數量。民事法律關系紛繁復雜,檢察機關必須聚焦突出問題,精準履行監督職責,及時監督糾正與民法典精神和規定不相符的司法裁判,維護司法公正和人民群眾合法權益。


          “精”就是要注重選擇在法治理念、司法活動中有糾偏、創新、進步、引領價值的典型案件,努力做到監督一件,促進解決一個領域、一個地方、一個時期司法理念、政策、導向問題;


          “準”就是要做到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正確,在此基礎上根據案件具體情況,選擇適當的監督方式。


          從檢察職能視角來看,民事訴訟監督的體系化思維方式、法律適用的實體法依據、對民事檢察權的規制等均將受到民法典頒布實施的深刻影響。


          精準監督實體法依據


          民法典作為一部基礎性法律,為構建民事、行政、刑事等不同法律制度奠定基礎,為民事、商事不同法域的融合、銜接作出規定,是司法和行政執法的基本遵循。民法典的頒布施行,為尊重不同法律制度規律,實現精準監督提供模板。


          民法典對民事基本法律制度全覆蓋。民法典對分散的單行民事立法進行編纂,整合民事單行法律,同時根據社會發展需要,對原有的法律規范進行修改補充,實現了對民事基本法律制度的全覆蓋。民法典的編纂體例有三大創新:人格權獨立成編、侵權責任獨立成編及合同編通則發揮債法總則的功能。


          民法典對刑法創制與適用產生影響。首先,刑法和民法是整個國家法律體系中的兩大支柱,其制定與完善對于一個國家的法治建設來說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在相同的法益指引下,民法典與刑法不是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而是兩個相交的圓,刑法對于復雜社會生活和經濟生活關系的認識應以民法典為依據和前提,民法典對于嚴重違約、侵權行為責任的實現和懲罰以刑法為后盾。具體到民法與刑法的關系上,民法以制度構建、行為準則為基礎,以違約、侵權責任追究為救濟手段,以賠償損失為主要責任形式。刑法則是在某種行為對民法法益的侵害嚴重到一定程度,民事違約責任、侵權責任尚不足以充分保護法益時,將該種行為規定為犯罪,以刑罰手段給予犯罪人最嚴重的法律后果。刑法中涉及大量破壞民事主體人身、財產權利的犯罪行為,相關基礎民事法律關系的認定應以民法典為基礎。其次,刑法與民法并不具有公權與私權的絕對鴻溝,兩者之間存在著天然的內在聯系和階層遞進,這種聯系通過刑法的謙抑性來實現。刑法的謙抑性體現在立法的補充性和處罰的不完整性,即刑法雖然涵蓋了一般部門法保護的法益,但是只有部門法不能充分保護某種法益時,才由刑法保護;刑法并未將所有侵害法益的行為規定為犯罪,而只是將其中部分嚴重侵害法益(包括侵害重要法益)的行為規定為犯罪。刑法成為保護法益的最后手段。基于民法和刑法存在相同的法益且二者為遞進性保護的關系,必然會出現同時違反民法和刑法的嚴重違法行為,其典型表現就是刑民交叉案件。在刑民交叉案件中,既存在刑事犯罪,又存在民事違法,兩者之間具有某種重合性。


          民法典和行政法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支撐作用。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各級政府要以保證民法典有效實施為重要抓手推進法治政府建設,把民法典作為行政決策、行政管理、行政監督的重要標尺。民法典中有200多條內容與行政檢察監督密切相關,其中涉及征收征用類條款約21條,內容大都涉及因公共利益導致公民私權利受損的保護。民法典中涉其他行政行為類的法律規范,主要包括行政履職、服務性行政等內容,其為行政機關劃定了權力邊界,規定了履職義務,將有力推動行政機關更加注重行政服務,積極為民服務。


          精準監督體系化思維


          民法典體系化思維方式對于全面準確實施精準監督意義重大。民法典具有非常嚴謹的邏輯體系。總則編起統領作用,是對民事權利行使和基本規則的確定,其規定的權利主體就是民事主體;從物權到合同、人格權、婚姻家庭和繼承解決的是對物權、合同債權、婚姻家庭權利和繼承權的全面系統確認和保護;侵權責任編是對前面各編所確定的各項權利的兜底保護。可以說,整個民法典的體系是以權利為中心構建起來的。


          民法典蘊含的體系化思維方式。民法典是體系化的產物,為法官、檢察官和律師提供了體系化的思維方式。運用體系化思維方式,從整個民法典的規則體系進行考量,而不是分別從單行法中考慮合同問題、物權問題、婚姻問題,提高法律適用的精準性。


          民法典產生的體系化功能效應。民法典基于貫穿性、基礎性作用產生體系化效應,有利于達到統一法律適用和公正高效司法的目的。實踐中,困擾司法機關的“同案不同判”問題產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裁判依據不同。單行法都是在不同的時期制定的,不同時期立法者強調、觀察的角度不一樣,難免會出現表述、規則等發生矛盾、不一致的現象。對于同一個民事法律行為,有多部法律法規予以調整,如何統一適用成為難題。民法典施行后,統一適用民法典,有助于將原先散落在各單行法中的民事法律制度規范系統整合于法典中。體系化、系統化的法典有利于彌合單行法間的沖突,解決法官裁判時找法用法適法問題。


          體系性邏輯下的共同性規則、一般性條款和但書規則。從體系性角度觀察,民法典的每一編都規定了一般規定或者通則性規定,甚至在有些章節之中也有一般規定。其實總則本身就是一般規定,總則中間也還有一般規定。此外,在整個民法典中,還有為解決同一類問題而存在的具體法條。在體系性邏輯下,還需看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即但書規則。所謂但書,就是排除性條款,即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共同性規則、一般性規則是不適用的,而必須適用法律上的另外規定。民法典不僅在立法技術上體現了法典化、體系化,強調編纂的邏輯性,同樣也要求司法裁判者樹立系統適法的裁判思維,在充分認識總則編對民法典起到統轄作用的同時,注意一般條款、特殊條款、但書條款的理解適用和內在邏輯,避免單一化思維。


          明確全方位精準監督范圍


          一是對民事審判活動的全方位精準監督。民法典內在統一、規則明確的特質,消除了各單行法之間的矛盾和沖突,為檢察機關對民事訴訟實行法律監督提供體系更完備、規范更明確、尺度更統一的法律監督標準。民法典系統構建了對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的全方位保護體系,特別是在民事權利保護方面有許多制度創新。比如,在現行有關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的基礎上,從民事法律規范的角度規定自然人和其他民事主體人格權的內容、邊界和保護方式;創設居住權制度;確立綠色原則、征收補償原則、自甘風險原則等內容,這些新規定豐富了民事權利的范圍和內涵,相應的司法需求必然增多。特別是民事訴訟范圍進一步擴大,民事訴訟監督范圍也將進一步拓展。


          二是對民事執行活動全方位精準監督。貫徹民法典以人民為中心及平等保護的基本理念,對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違法拍賣、超標的執行、消極執行、錯誤分配財產、違法處置被執行財產等違法行為加大監督力度。對于消極執行、選擇性執行、錯誤分配財產損害申請執行人利益,違法拍賣、超標的執行、違法處置被執行財產嚴重損害被執行人的合法權益的,檢察機關均應當予以監督,以回應新時代人民群眾的司法需求。此外,還應加強對民事非訴法律文書執行中違法情形的監督,從源頭上促進仲裁和公證嚴格依法規范進行。關注和加強對賦強公證債權文書及仲裁調解書的審查監督,增強發現虛假訴訟線索的敏銳性。


          三是自由裁量權與全方位精準監督。自由裁量權從性質上講是一種判斷權和選擇權。在現有法律規范體系語境下,由于制度困境的存在,不能根本解決法律的確定性問題。司法裁判中法律的確定性問題,只能借助于法律規范的寬容,并通過賦予法官各種解釋法律文本的技巧實現。“法官自由裁量權與法律的確定性猶如一枚硬幣的兩面,對其中一個問題的解決(如果可能的話)必須借助于對另一問題的回答。”自由裁量權是民事審判權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法官行使裁量權應在裁判文書中公開心證過程及就案件事實進行適法的演繹推理過程。行使裁量權應當受到規制,應當適當,不得出現“同案異判”或“異案同判”等失當情形。同時,民事檢察裁量權較民事審判裁量權的適用范圍更廣,既包括對事(案件)的監督,也包括對人(審判人員違法行為)的監督。從司法政策導向看,應通過司法解釋、司法政策及辦案組織內部商議、審批流程等規制、引導檢察官裁量權行使的方向及分寸尺度。


          [本文節選自《人民檢察》2021年第15期刊文《民法典實施背景下民事訴訟精準監督研究》。原文系2020年度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理論研究重點課題《民法典實施背景下民事訴訟精準監督研究》的階段性研究成果。課題組負責人:馮小光,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六檢察廳廳長,法學博士]

          人c交zoozooxx

          <optgroup id="dzi60"><em id="dzi60"><del id="dzi60"></del></em></optgroup>
            <optgroup id="dzi60"><em id="dzi60"><del id="dzi60"></del></em></optgroup><legend id="dzi60"></legend>

            1. <span id="dzi60"><sup id="dzi60"></sup></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