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dzi60"><em id="dzi60"><del id="dzi60"></del></em></optgroup>
      <optgroup id="dzi60"><em id="dzi60"><del id="dzi60"></del></em></optgroup><legend id="dzi60"></legend>

      1. <span id="dzi60"><sup id="dzi60"></sup></span>
          歡迎訪問張掖政法網,今天是 2021年09月27日 星期一
          當前位置:首頁 » 政法文苑

          追求“立法說明書”的新高度

          來源:法治日報 責任編輯:高睿蔓 發布時間:2021-08-31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 劉樹德


          自1997年刑法修訂以來,立法機關為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根據實際情況的變化,先后通過了《關于懲治騙購外匯、逃匯和非法買賣外匯犯罪的決定》和11個刑法修正案。為了更好地宣傳刑法,便于廣大司法工作人員及其他民眾全面、深入地了解刑法的內容和精神,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刑法室編寫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條文說明、立法理由及相關規定》一書。可以說,這是一部具有新高度的“立法說明書”。

            

          一是鮮明地彰顯現代刑事法治理念精神,助推法治國家建設新進程。罪刑法定原則是現代各國刑法普遍確立的一項基本原則,很多國家將之規定在憲法中,作為一項憲法原則予以明確。我國現行憲法第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國家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的統一和尊嚴。”現行刑法第三條規定:“法律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依照法律定罪處刑;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刑。”正如陳興良教授所言,“從某種意義上說,罪刑法定原則體現了憲法對刑法的限制,因而是刑法的憲政基礎”。對此,該書作了如下評價和論述,“明確規定罪刑法定原則,是我國司法人權保障的重大改革和進步,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的重大發展,是憲法規定的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這一重要原則的具體實施,歸根結底,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題中應有之義和必然要求”(第9頁)。“罪刑法定原則的確立,體現了對現代法治原則和精神的堅守。對此后的刑法立法理念,對刑法在司法實踐中的適用、解釋以及司法人員的辦案觀念都具有重大和深遠的影響”(第10頁)。此外,正如“編寫說明”所言,“刑法是國家的基本法律,其最基本的機能是明確設定犯罪與刑罰,一方面,通過懲治犯罪,以保護國家的、集體的、個人的利益,維護正常的社會秩序;另一方面,通過明確國家刑罰權的界限以保障無罪的人不受追究,進而達到保障人權的目的”,該書通篇較好地處理了人權保障機能與社會秩序維護機能的統一與平衡。

            

          二是準確地闡釋立法原意,助推執法司法機關合法辦案。所謂立法原意,是指立法之時法律條文原本所具有的意思。該書在“說明”“立法理由”部分對每個條文的立法原意及其理由依據作了全面、準確、系統、深入的闡釋,無疑有助于執法司法機關在辦理個案中準確地適用刑法,達至最佳的法律效果。尤其是,其中對執法司法實踐中較為常見的難點和問題所作的闡述更具有指導價值,例如,該書指出,“對刑法沒有明確列明的行為,按照兜底項或者‘等’追究刑事責任,應當與已經列明的行為進行比較,在性質、危害性等方面具有相當性;社會一般人員對于這種相當性具有預測和認知的可能性;必須符合并有助于實現立法設定該罪名的目的即立法的原意;同時,對于該行為作為犯罪追究應當符合比例原則”(第9頁)。又如,針對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的適用,該書認為,“……目前司法實踐中爭議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是否應對其本人未參與而由其組織成員所實施的犯罪承擔刑事責任……在適用本條規定時應當特別注意……凡是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是為了實現該組織稱霸一方、威懾公眾的目的,為了組織利益而實施的犯罪,即使首要分子對具體的犯罪行為事先并不明知,也要對其組織成員的全部罪行承擔全部罪責”(第1164頁)。

            

          三是全面地歸整“規范群”,助推法律職業共同體良性互動。該書將刑法條文、立法解釋、附屬刑法、司法解釋等歸納整理形成“規范群”,為立法者、司法者、法律教學研究者提供了交流互動的“(解釋)話語平臺”。法教義學作為“以既有法律規范為中心形成的一個構架堅固的理論與知識體系”“在不斷接受司法實踐考驗的同時,又通過對司法實踐的批判與總結而將新的知識與理論添加到這一體系之中”(卜元石:《德國法學與當代中國》)。法教義學的目的是為法官提供法律適用的指南,反過來,法官的司法實踐可以為法教義學提供素材并對法律規范學理解釋的合理性進行檢驗。同時,法教義學通過對中國已有刑法規范進行系統化,能夠發現其中究竟存在哪些矛盾,可以了解如果是通過立法改進,應該從何處入手。僅以法教義學的法律解釋方法為例,法學界就存有主觀解釋論和客觀解釋論之爭:法律解釋的目標應指向立法之時法律條文所具有的含義,還是應指向適用法律之時法律條文所包含的含義,即法律解釋的目標是立法原意,還是變化后法律條文的客觀意思,其中必然會涉及以下這些問題:立法原意如何界定;立法原意是否存在;若存在,又可在哪些載體查尋,等等。顯然,該書作為一本剛剛面世的“新、全、準”的“立法說明書”,無疑為司法實務界選擇解釋法律方法、刑法學界開展法律解釋方法爭論提供了全面的、鮮活的、系統的論證論據與素材,與此同時,司法實踐和學術論爭進而又會促進刑事立法的修改與完善。

          人c交zoozooxx

          <optgroup id="dzi60"><em id="dzi60"><del id="dzi60"></del></em></optgroup>
            <optgroup id="dzi60"><em id="dzi60"><del id="dzi60"></del></em></optgroup><legend id="dzi60"></legend>

            1. <span id="dzi60"><sup id="dzi60"></sup></span>